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新用户? [免费注册] | 标签云 | 报价单 | 交流反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圣砭石文案 > 砭石养生经验交流 > 我那白衣天使母亲

浏览历史

我那白衣天使母亲
薇语 / 2013-08-28

   在大家的眼里,我的母亲年轻而时尚,豁达而开朗,她会做复杂的耳鼻喉手术,针灸、拔罐、砭石刮痧样样精通,她会为年轻姑娘们割出漂亮的双眼皮,也能自己调配出 美容养颜的天然面膜;她会跳时尚的舞蹈,参加乒乓球和羽毛球比赛从不会空手而归;她还会“变魔术”,把我喜欢的洋娃娃和蕾丝睡衣突然变到我的房间里。所有 的难题,在母亲面前都会迎刃而解,她的笑容温暖而灿烂,仿佛永远不会被烦恼侵扰。

    小时候的我胆小怯懦,害羞又自卑,常常仰望着母亲问:妈妈,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厉害呀?母亲总是微笑着说:傻丫头,等你长大了,会比妈妈还厉害。但我知道,母亲是不可超越的,她在我眼里是无所不能的女超人。直到高二那一年。

    那年冬天,姥姥突发脑溢血,从老家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重度昏迷,当天就做了手术,母亲在病床前守护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见到母亲时我惊呆了,这才知道 “一夜白头”并不是夸张的形容,母亲的一头黑发竟然在一夜之间变的斑白。随后,住在外地的舅舅和姨妈们接踵而至,我家小小的三居室挤的满满当当。虽然母亲 兄弟姐妹五个,但因为她是唯一的医生,所以她不是在病床旁照顾姥姥,就是在和主治医生讨论治疗方案。姥姥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已是两天之后,两天两夜未合眼的 母亲被姨妈硬逼回家休息,吃饭的时候不知为何,父亲和母亲发生了小小的争执,一贯温和的母亲突然崩溃,捶打着父亲,嚎啕大哭,父亲有点手足无措,只好把母 亲搂在怀里连声道歉。母亲从嚎啕到哽咽,哭了很久。从未见过母亲哭泣的我,目瞪口呆的楞在那里,看着母亲剧烈起伏的后背,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天塌了。我无 法接受母亲的脆弱,她不是应该永远强大的吗?她不是应该永远不会被打倒的吗?第一次,失去依仗的恐惧感攫住了我的整个心,让我瑟瑟发抖。多年后,我才理 解,姥姥昏迷的两天里,母亲的内心是如何的恐慌,她紧绷的神经已经再也无法承受任何一点的外来刺激,那场哭泣是压抑抵达极限的爆发。一周后,姥姥的病情稳 定下来,主治医生说:“您老人家真是坚强,颅腔出血量这么大还能抢救过来的不多。”姥姥口齿含混的说:“是孩子硬拉着不让我走呀”。

    姥姥逐渐康复了,可以下地走路了,说话也越来越清楚了,母亲也恢复了原本的强大。但是我心里逐渐懂得,妈妈也有脆弱的内心,但是因为她是母亲,她是女儿,所以她必须强大。

    随后的生活平静而充实。经历了高考,度过了惬意的大学生活,毕业三年后,在父母的祝福下我和自己的真命天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在幸福笼罩中,我们谁都没有留意噩梦无形的侵入。

    6月的一个清晨,还在睡梦中的我被母亲急切的喊叫声惊醒,“贝贝,你爸爸心脏病发作了,你快下来,千万别动你爸,我去接救护车”,当我心惊胆战的从楼上跑 下来时,母亲已经赤着脚跑出了家门。我不敢靠近父亲,远远的看着他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无法言说的恐惧预感把我的心扭成了一团,几近窒息。急救人 员在我面前为父亲做心肺复苏,一下一下,却早已追不上父亲离去的步伐。母亲扑倒在父亲身边,撕心裂肺的哭喊。如果说母亲是我的天,那么父亲就是母亲的天, 那一刻,我看到母亲心里的天塌了,我的世界也随之天崩地裂。死亡在瞬间带走了陪伴了我二十多年的父亲,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和愠怒的样 子,客厅的摇椅上再也不会有他悠闲的身影……在老家完成父亲的葬礼后,我们回到了家里。没有任何变化的房间,却突然感觉大了好多,空荡荡的回响着悲痛。阳 台上的百合花兀自开的娇艳,母亲恼怒它们不识人的悲伤,想要一刀剪断,最终还是作罢了,默默的说:是你爸自己命不好,跟花有什么关系,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父亲和母亲吵吵闹闹半辈子,但他却是最了解她,最心疼她的人,他清楚母亲爱吃的每一道菜,他包容着母亲的小任性,他了解母亲不擅人际关系,贴心的替她打点 外围的一切,他知道母亲要强,全力支持她的工作,揽下了家庭所有的琐事……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次看到母亲,她不是在发呆就是在暗自垂泪,父亲走了,她的灵 魂也仿佛被抽走了一般。最初,对于母亲的消沉我感到恐慌,害怕面对母亲的悲伤,害怕面对空空荡荡的家,害怕无依无靠的浮萍感。但是困境是使人迅速成熟的催 化剂,逐渐的,我开始承担起父亲曾经肩负的责任。老公在外地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学会了修马桶、换灯泡,学会了与物业打交道,学会了处理家中的大小琐事, 也终于克服了从小到大一直以来对黑暗的恐惧。就像被突然扔上了一艘孤单飘零的小船,想要生存下去,总要咬紧牙关在风浪中学会掌舵。

    我怀孕的消息稍稍稀释了母亲的悲伤,如何照顾妊娠反应剧烈的我,也逐渐成为母亲注意力的重心。但是人生的无奈和悲伤并未结束。就在我预产期的前两天,大舅 的一个电话让母亲陷入了绝望的两难境地:姥姥脑溢血后遗症复发,引起了肺部感染,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是马上奔赴威海见姥姥最后一面,还是留在我身边陪我度 过人生中最关键的一关。母亲是出了名的孝顺女儿,我知道如果她见不到姥姥最后一面,她的余生将在遗憾中度过,于是故作轻松的说:生孩子有什么大不了呀,哪 个女人不生孩子,再说预产期也未必就准确,可能生的时候你就回来了。提前来照顾我的婆婆也再三许诺,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我,让母亲放心去威海。在我和婆婆的 坚持下,母亲百般纠结的做出了选择。因为姨妈、舅妈都要一同去威海,所以根本找不到其他亲属可以帮忙照顾我。母亲焦虑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语无伦次的给平 日里要好的朋友挨个打电话嘱托,最后把自己关到卧室里闷声大哭。一边是病危的老母,一边是临产的女儿。选择从来都伴随着痛苦,因为选择就意味着舍弃。临走 前她抽泣着说:妈妈对不起你,高考没有陪在你身边,生孩子这么大的事也不能陪着你。虽然内心的底气并不充足,但我还是笑着说:高考没让你失望,生孩子也肯 定没有问题。

    母亲走的当天,我见红住院。因为婆婆是外地人,语言交流不便,我自己挺着肚子楼上楼下的缴费、办住院手续,看的住院部的护士胆战心惊。老公赶到医院时,我 们已经顺利住进了病房。由于孩子脐带绕颈两周,第二天一早进行了剖腹产手术。七天后,母亲回来时,我和儿子已经出院了。婆婆跟妈妈说这几天的经历,感触颇 深:我一直担心你不在身边,贝贝会觉得委屈,害怕她掉泪闹情绪,可是她一句委屈的话也没说,做完手术一声也没喊疼,真是个皮实孩子。这一刻,我突然发现, 幼年时那个胆小怯懦的小女孩已经消失了,虽然还没有母亲那么优秀,但是她已经长大了,坚强了,可以为母亲分忧,甚至可以撑起自己的臂弯守护母亲了。因为我 也像母亲年轻时一样了,因为是女儿,因为是母亲,所以我必须强大起来。

    儿子的到来彻底的将母亲从失去至亲的伤痛中解救了出来,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母亲的整个生命变得更加淡然,脸上又时时挂满了笑容,和外孙在一起是她最快 乐的时光,儿子也最亲姥姥。我看着祖孙二人,常常会想,儿子会不会是父亲派来的小天使呢,让他为这个家庭重新注入快乐的源泉,涤除所有悲伤带来的阴霾。

母亲慢慢的老了,白发越来越多,走路越来越慢。大小事都喜欢找我商议,向我倾诉。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我,事无巨细的向妈妈告知,寻求正确方向的指引。

    我也终于明白了母亲曾经的回答:等你长大了会比妈妈还厉害。坚强从来就不是天生的,当我们开始肩负起生活赋予的多重身份,女儿、妻子、母亲……,当我们经 历过人世间最深切的伤痛、无奈、别离、绝望,当我们体味过亲人之间最深沉的爱,再次从生命的根源处流淌出来的力量,才会闪烁着坚强与平和的光芒。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