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新用户? [免费注册] | 标签云 | 报价单 | 交流反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圣砭石文案 > 浩瀚医海 > 风烛残年不惧怕

浏览历史

风烛残年不惧怕
www.dongsheng2010.com 中国泗滨砭石行业领导品牌-东圣砭石 / 2013-10-14

  我很理解老人的心情,让他看见了一丝萤光,他便希望能看到月亮。谁不渴望光明呢?更何况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最怕眼前的黑暗,谁又知道那黑暗能有多久?
  我的一位常年在京做生意的朋友,看过我的文章“孝敬父母的最好礼物”后,当晚就坐飞机飞往老家,将他76岁的老父亲接到北京来,让我帮忙诊治。我当即推掉了下午所有的事情,急匆匆赶往他家为老爷子看病。
  这是个脸色红润、看似硬朗的老人。见面时,老人还一个劲地说:“我说我不来,我没病,他非得把我拉来,你们都挺忙……”
  我为老人把脉,除两肾脉沉涩无力外,余脉皆弦紧有力。其舌质暗红,有散在瘀斑。我抬起老人左臂,拨动其腋下极泉穴(此穴可查看冠状动脉的供血),问他手有无电麻感,他说只痛不麻。再点按其左臂肱二头肌天泉穴老人连连呼痛。又在他后背膀胱经左右厥阴俞点按,老人说这个地方一直又沉又痛,平常像背着石头,而且老觉得背凉,特别怕风。我问老人:“夜里是不是总觉得心里憋闷呀?”他说:“夜里总得把窗户打开,不然就觉得屋里的空气不够用,头顶出汗,可身上还怕冷。”
  我当即诊断为心包经瘀阻,相当于西医的冠心病。老人说:“那年在医院就查出有冠心病,大夫给开了一堆药,我怕儿子担心,没告诉他。”我这朋友听老人这样一说当时就有些急,责怪老爸说:“有病您就得说,每次往家打电话,您都说身体挺好,这要不给您接来,不就耽误了吗……”老人笑着说:“我了解这病,没啥好招,再重了,不是安支架就是搭桥,想着就怪吓人的,我可不做手术。郑老师,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很严重了?”我故作轻松地说:“没事儿,您放心,就是血液有点粘稠,经络稍微有些堵塞,一会儿,咱们就给它打通。”其实,老人随时都有发生心梗的危险。
  我让朋友先到他们楼下的药店去买点药——一盒人参生脉饮,一盒血府逐瘀口服液。朋友让家里的保姆去买,我笑着命令朋友:“这药你得亲自去买,效果才好。古人常说:‘药必亲煎,不用侍婢。’其意深刻呀!”朋友连忙说:“好,好,你说得对,我马上去!”抢过药方,他兴冲冲地下楼去了。老爷子此时也显得异常兴奋,笑着问我:“还真有这些说道?”我神秘地说:“那当然了,‘儿子尽孝,胜服良药’呀!”老人听此一说,眉开眼笑。
  其实治疗并不复杂,当时是下午3点多钟,膀胱经气血正旺,我便先在后背膀胱经两侧厥阴俞附近用泗滨砭石进行刮痧,只刮了十几下,便出了厚厚的黑紫痧。老人说刮这个地方太舒服了,都不想让我停手,我于是在此穴附近刮了足有十几分钟,出了一层又一层的痧,老人形容刮过的地方像被太阳晒着,暖洋洋的。刮完后背,休息了几分钟,老人开始觉得左臂心包经发胀了。由此可见身体从来不会闲着,只要气血充足它就会主动冲击堵塞的经络。就借着这股气血的冲击力,我便在他左侧心包经从腋下开始刮起,轻轻一刮,痧便涌出,好像早就等在那里要出来似的,而且全是疙疙瘩瘩的一个个青包。刮到曲泽穴时,刮不出痧了,老人说膻中穴附近忽然痛起来了。我说:“那太好了!就要打通那里的堵塞了。”迅速让他喝了两支血府逐瘀口服液,然后便在膻中穴上下一刮,当即出来很多黑紫色的痧,胸痛马上消失。老人说现在心里太豁亮了,喘气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医治到此,可以暂告一段落。但老人很有点意犹未尽,想让我帮他把心包经打通了。我摸了摸他的脉,平和有力,气力还很足,就同意了。此时,他的曲泽穴有些发痒,这是告诉我们,新鲜的血液已经流向这里了。我取出梅花针,在小臂郄门穴轻轻敲了几下,然后再在上面拔上一个直径1.5寸的真空罐。同时,我仍在曲池穴刮痧,此刻出痧已非常通畅。不一会儿,真空罐里已经有了约10毫升的血,颜色紫黑粘稠。此时,老人说:“左手掌和5个手指发麻发凉,好酸呀!而且心里略有些慌乱无力。”我让老人马上喝下早已准备好的生脉饮两支。然后我用右手拇指按揉老人左手手心劳宫穴,不到一分钟,老人又重新精神抖擞起来,并惊讶地说:“过去也老喝这生脉饮,从来也没有今天这种感觉,好像这药是直接倒进了心脏里似的,当时心里就舒服了。”我说:“您现在喝这药,一支顶平常十支,能全部吸收。您最需要的时候它才最补。”10分钟后当我取下刺血罐时,一股热流随即流向老人的整个手掌,手凉酸麻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了。
  刺血可以加快打通经络的进程,但通常会加大心脏的负担,需及时培补才行。最后,揉老人双脚的太冲至行间,为心脏及时补血,取五行中“木生火”之意。此时补血的效果事半功倍,“只有倒出脏茶,才能倒入新茶”,“陈血不去,新血不生”。到此,治疗宣告结束。
  老人欣喜若狂,和我也不再生疏客套,对我说他还有前列腺炎、耳聋、痛风、腰椎间盘突出,想让我都给看看。我那朋友惊讶地说:“老爸,您怎么一下冒出那么多病呀,是想要累死郑老师吧?”我很理解老人的心情,让他看见了一丝萤光,他便希望能看到月亮,谁不渴望光明呢?更何况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最怕眼前的黑暗,谁又知道那黑暗能有多久?
  我起身向老人告辞说:“伯父,别着急,病得慢慢治,您多住些日子,我把您的病都治好了,您再回去。”老人很激动,眼圈也有些湿润。
  送我回去的路上,我那朋友对我说:“今天是我这几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比赚几百万都开心。”
  我说:“我想把今天的事情写到博客里去,你没意见吧?”他睁大眼睛,连连点头说:“好呀,好呀,一定要把我的心情也写进去。”
  朋友的心情我无法非常准确地表达,我自己也是百感交集。砭石的作用能帮助老人摆脱病痛,能帮朋友达成夙愿,能让一个家庭在瞬间便充满阳光和希望,真是件令人无比欣喜的事。但想到网上那么多朋友的疑难困惑,那么多沉疴顽疾,那么多忧愁恐惧,我这蝇头之火,在这漫漫长夜,又能照亮几人?!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