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新用户? [免费注册] | 标签云 | 报价单 | 交流反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圣砭石文案 > 浩瀚医海 > 基于中医治未病观的心理养生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基于中医治未病观的心理养生
www.dongsheng2010.com 中国泗滨砭石行业领导品牌-东圣砭石 / 2013-10-21

  广州中医药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 邱鸿钟 在中医影响世界论坛,广西·巴马会议上的发言
【摘要】本文探讨了基于传统中医治未病观的心理养生的理念、途径与方法,认为未病从心开始是人类心身疾病的重要特点;神者,也即正气,养生和治疗务必本于神;如果人病不愈,在于神不使,因此,养生和治未病都要从患者的心理和行为的改变入手,并紧紧抓住认知矫治这个关键,调神一定要因人而异。
【关键词】中医心理学;治未病;心理养生;调神
中医心理学是中医学理论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与西方现代心理学相比,传统中医心理学具有自己独特的科学文化特质,从“治未病”的角度来看,调神或心理养生是治未病的重要内涵之一。“治未病”的概念源出《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 后经过历代医家不断充实和完善,“治未病”逐渐演变成具有“未病先防”、“既病防变”和“瘥后防复”等含义的预防医学的理念。“未病”既是未病之状,那么治什么?又如何治?本文认为,“治未病”应该从心理养生或调神入手。
1、未病从心开始是人类心身疾病的重要特点
人病与动物病患的最大区别在于人有思维和情志活动,相对于生理稳态而言,认知和情志不仅变化在先,而且又是最易随生活事件影响而起伏。《灵枢·口问》中说:“夫百病之始生也,皆生于风雨寒暑,阴阳喜怒,饮食居住,大惊卒恐。”可见中医将情志失和看成是导致机体患病的主要病因之一。不仅如此,中医还认为,人应该对在这种情志失和担负起某种责任,如《灵枢·本神》中说“血、气脉、营、气、精神,此五藏之所藏也,至其淫泆 离藏则精失,魂魄飞扬,志意恍乱、智虑去身,何因而然乎?天之罪与?人之过乎?”就人类大脑中枢和内脏、心理活动和生理功能的关系而言,许多人类疾病,尤其是心身疾病,几乎都是从心的变化开始的。《灵枢·本神》中对此看得十分明白:“是故怵惕思虑者则伤神,神伤则恐惧流淫而不止。因悲哀动中者,竭绝而失生。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愁忧者,气闭塞尔不行。盛怒者,迷惑而不治。恐惧者,神荡惮而不收。” 《素问·举痛论》中也说:“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情志对机体脏腑功能和治疗效果具有重大的影响。例如《素问·痿论》中对心身疾病从精神压抑到不良行为,再到患病的过程观察尤其仔细:“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及为白淫。”西医将这种由心理因素为主所导致的躯体疾病称为一次性心身疾病。然而,与西方心理学主要强调中枢神经系统对躯体功能下行性影响相比,中医同时还注意到了脏腑功能对情志状况的上行性影响,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说:“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如《灵枢·本神》中说:“肝藏血,血舍魂,肝气虚则恐,实则怒。脾藏营,营舍意。心藏脉,脉舍神,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肺藏气,气舍魄。肾藏精,精舍志,肾气虚则厥,实则胀。”临床心理学中将这种躯体变化在先,情志变化随后的病患称为二次心身疾病。对于人类的疾病来说,脏腑生理机能与大脑的心理活动几乎总是相互影响的,因此,形神兼治成为中医整体治疗思想的基本内涵。现代神经心理学关于精神-神经-内分泌的研究和心身医学关于心身疾病的流行病学调查都已为中医关于未病从心开始的观点提供了坚实的证明。[1]
2、神者,正气也,养生和治疗必本于神
《灵枢·小针》中说:“神客者,正邪共会也。神者,正气也。客者,邪气也。在门者,邪循正气之所出入也。”中医认为,患病的过程就是正邪相争的过程,而神即是人正气的核心要素。《素问·刺法论》)所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若神不守舍,则正气自伤,邪气自入。神具有统摄人的情绪和生活方式等行为的功能,在健康维护中占有核心的地位,如《灵枢·口问》中说:“心者,五藏六府之主也;心动则五藏六腑皆摇”;《素问·上古天真论》中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灵枢·本藏》也说:“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暑,和喜怒者也。”认知和意志是人所以为人的高贵之处,是人能更好地适应环境和改造环境的进化机制。[2]所以,调神应该成为治疗“人病”的基本原则。如《灵枢·本神》中所说:“凡刺之法,先必本于神。”《灵枢·根结》中又说:“用针之要,在于知调阴与阳,精气乃光,合形与气,使神内藏。”只要做到调神在先,就能实现《灵枢·本藏》所说的如下临床效果:“志意和则精神专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受邪矣。”治未病必须从心开始,而调神即在于精神内守,使神内藏。
3、病不愈在于神不使,治未病要从心理和行为的改变入手
《素问•汤液醪醴论篇》和《素问•移精变气论篇》中有一段意思相近的对话提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论题。黄帝不明白:为何上古时良医制作了药汤却只是备用而已,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而当下服用了汤液醪醴,即使是用毒药功其中,泗滨砭石针灸治其外,形弊血尽,也未见功效?岐伯分析认为:那是因为当下和上古相比,社会道德风气开始衰败,病人“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简而言之,在治疗过程中,病人只是被动地接受医生给予的治疗,而自己“神不使”。何谓“神不使”,以及与疾病康复的关系如何?岐伯一针见血地指出:即“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他认为,治病之道,针石治病不过只是一种手段而已,病人为本,医生为标。如果病人嗜欲无穷,忧患不止,只是依赖医生和药物,而不愿意发挥自己强大的意志力量,舍不得放弃那种使自己享乐却使人“精坏神去”的不良生活方式的话,那么,人病当然难除了。《黄帝内经》通过上古、中古和当时几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治疗方法及其疗效的比较,进一步强调了心理及其行为因素对发病和治疗效果的重要影响。因此,传统中医早已将询问患者的生活境遇及其所带来的心理影响作为诊疗常规。《素问·疏五过论》中就说:“诊有三常,必问贵贱,封君败伤,及欲侯王。故贵脱势,虽不中邪,精神内伤,身必败亡。始富后贫,虽不伤邪,皮焦筋屈,痿躄为挛。”为了很好地与病人沟通,了解其心理,《灵枢·师传》中还要求医生常“入国问俗,入家问讳,上堂问礼,临病人问所便。”《素问·移精变气论》则进一步要求,必要时还应“闭户塞牖,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 中医诊疗时的这些守密规则和问诊内容与现代心理咨询的要求完全一致。
4、调神应紧紧抓住认知矫治这个关键,并因人而异
人是一种具有自我意识的动物,认知可以改变情绪和行为是现代心理学的基本原理,人之所以具有消极的情绪反应和不良的生活方式与其认知模式、人生观和价值观具有密切的关系。因此,治未病就必须唤起当事人自己的健康意识,调整认知方式。《灵枢·师传》篇中将这一调神方法说得很明白:“王公大人血食之君,骄恣从欲轻人,而无能禁之,禁之则逆其志,顺之则加其病,便之奈何?治之何先?歧伯曰:人之情,莫不恶死而乐生,告之以其败,语之以其善,导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虽有无道之人,恶有不听者乎?”这就是说要利用人人恶死而乐生的本性,向当事人陈述不良生活方式的利弊,引导重建合理的认知,劝导其消除不良的行为方式,梳理其压抑和消极的情绪,调动当事人自觉参与养生保健的主动积极性。与中医这种认知疗法相比,西方认知行为疗法大至在20世纪20年代才正式在临床实行。
调神除了矫治错误的认识,改变不良行为之外,认识自己所病之由来,转移对功名利禄和治病的执着关注也是十分重要的。《素问·移情变气论》中说:“古之治病,惟其移情变气,可祝由而已。”对此王冰注释道:“夫志捐思想,则内无眷慕之累,心亡愿欲,故外无伸宦之形,静保天真,自无邪胜,是以移情变气,无假毒药,祝说病由,不劳针石而已。”可见,通过叙说分析病因原由,释放压抑的情绪,消解内心的矛盾,减少不切实际的愿望将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俗话说:心病要用心药医,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调神绝不可能所有的人用机械统一的方案,知道人有阴阳五态不同,性格、气质各异,是调神和治未病的先决条件。《灵枢·通天》中说:“有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凡五人者,其态不同,其筋骨气血各不等。” 中医认为,人之疾病可因人的体质、生活习惯、气质、性格等差异而出现“从化”、“转化”等复杂的个性化现象,因此养生指导和诊疗都必须因人而异。与西方人格心理学相比,中医个性学说的最大特点是其生理和心理的综合性和临床实用操作性。如《灵枢·五变》中介绍了如何通过观察皮肤和目光来测知人的个性的方法,曰:“此人薄皮肤而目坚固以深者,长冲直扬,其心刚,刚则多想,怒则气上逆,此言其人暴刚而肌肉弱者也。”一般而言,知其体质和性格就可预知其疾病发展之趋势和治疗之方略。
《灵枢·玉版》中说:“圣人自治于未有形也,愚者遭其已成也。”如果说诸脏腑之病为已成的有形之疾患的话,那么,一个人的认知模式和情绪状况则“必先见三部九候之气”,而上工可以“尽调不败而救之”。笔者集二十余年学习和临床之经验,依据中医四气调神之理念,编撰《阅读心理治疗》丛书五册和配乐散文CD,亲证了中医调神之说有促使患者认知茅塞顿开,消极情绪烟消云散之功效。[3] 中医临床心理学理论魅力无穷,调神方法独辟蹊径,发展前途无量。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