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新用户? [免费注册] | 标签云 | 报价单 | 交流反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东圣砭石文案 > 浩瀚医海 > 林两传随笔能不能开悟你

浏览历史

林两传随笔能不能开悟你
明子 / 2013-11-09

      暑假出游,经过内湾,闲逛老街,见一竹雕艺人,卖着泡茶的用具,气质迥异周遭小吃杂货店家。攀谈之下,知其祖父是名雕刻家朱铭的木工师父。
   他卖的舀茶叶的小杓子,由孟宗竹雕成各种形状,颇为雅致,他推销着,每个八百元,但因非假日,附赠一枝通壶口用的「通流」,是一枝小竹棒雕着各种平安吉祥结,原本每枝要卖三百元的。我摸着小小的「通流」,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涌了上来,心中想着,对了!就是这个。细细的看了每枝「通流」,精挑细选下,为了那个附赠的「通流」,买了一个杓子,真是为椟买珠。但项庄舞剑,却意在沛公,这正是我找寻了好久的工具。
    旅行途中带了南怀瑾先生的《我说参同契》,因为想要好好读读参同契,于是带了随意读着。南老在该书第四讲中说道:「古代中医讲:一砭、二针、三灸、四汤药。」勾起了我对砭石治疗的种种回忆。为了不非侵入性的气血疏导,我寻找了各种工具,包括花莲七星潭的各种美丽怪石,各种木制及金属、陶瓷类的工具,尝试过各种点压刺刮推摩等方法,效果并不很大,唯一确定的是其作用是透过筋膜的疏导而完成的,因为直接作用在肌肉会造成伤害。所以南老说:「一砭,我们这个刮痧拔火罐都属于砭」,确是有识之言。这句话又让我重获年少时对南老的好感。
   砭法的运用,工具难选,要有我一贯手下清明的感觉,工作时重量不能过重,否则不易有感觉;过尖会伤筋膜;过大不易做细腻的疏理转折翻旋;过硬,则手和患者肌肤间无缓冲容易受伤且不利于翻拨筋膜,所以铜铁制的发簪不好;而过软又难以施力。因此当我手触那枝「通流」时都没有上述的问题,心中才有如获至宝的感觉,甘心花了八百元。买了的「通流」立刻便派上用场。投宿的民宿主人,脖子落枕一个星期。我自告奋勇的表明自己是中医师,可以帮忙。他一付畏惧将信将疑的神情说他很怕痛,很怕针。等我把「通流」拿出来,告诉他只是用它刮一刮,他才安心一些。他的颈子左右转都会痛,后仰更痛,低头稍好些,痛在颈肌两侧下方,及C7、T1、T2处。
   我双手从他后面搭在他两肩之上,看看身体结构,筋膜转折及气液流通的状况,感觉气机堵在上腹部,就问他是否前一阵子吃太多过冷食物,他说在外工作太热,一回家猛灌水,灌到肚子里咕噜咕噜的整袋水不消。
   于是在胃脘腹处摸到皮下微微一团小小隆起大约0.3公分直径,只是非常非常表浅的肌肉銮缩着,不能随着其它筋膜被手挪动,但其表面平滑,连筋膜的绉折都摸不到。于是我用「通流」在其上画动,微觉有凹凸面的差异,由凹面往凸面拨,画了几下,该先生皱眉惨叫几声,说:「好痛!好痛!」。我说:「好了!好了!」,那个小结画开的时候,整排肋骨滑动了一下,腹直肌也跳动开来,肚子瞬时间变软了。
    我要他颈部活动一下看看。他说低头抬头好多了,几乎不痛,左右转还痛。我再检查一下,右肩臂肌肉张力大许多,他说近日庭院种花草工作较多,所以之前颈部便酸酸的。于是我在下臂及肩部肌肉的结节及粘连处,用通流各画了几下解开,当然他还是叫痛,右肩臂解开后左右转痛便少了许多,左臂再解开,最后挑开C7下方的筋膜,颈部便活动自如,只剩些许微痛,前后几分钟而已。
   回诊所上班后,我用「通流」点在经络的井穴处,或筋膜主要转折处,轻轻牵引皮膜,要病人咳嗽引动疏通气机的效果,可以达到近乎针刺的疗效,其重点在能清楚控制气机的流动。愈用心中愈得意,想起独孤求败舍玄铁重剑的故事……。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